体育赛事资讯平台

全聚德董事长鲍民退休任期内净利降35%创上市以来新低

by bevbeverly.com -

4月9日晚,全聚德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2020年4月8日收到公司董事长鲍民先生的辞职报告。

全聚德表示,鲍民先生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特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在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前,董事卢长才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主持董事会工作。

此前,全聚德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全聚德实现营业总收入15.66亿元,同比下降11.87%;净利润0.47亿元,同比下降35.40%。

我们会看到,编程猫在5年发展过程中的优势,倒推回来本质都是工具的优势。工具除了建立行业壁垒,一定程度甚至成为入口和抓手,将整个编程猫的线上线下的商业结构结合到一起,真正促成了OMO的商业布局。

新浪2020国际学校在线招生咨询会——青岛耀中国际学

近年来,由于业绩不佳,全聚德的高层频繁换血。

早在2015年,编程猫在创立之初,就依托于其自主研发的kitten图形化编程工具,开始了公立进校布局,彼时国内还没有一款针对少儿编程教学的工具,编程猫图形化工具的专业性、便捷性很快得到了公立学校的认可,弥补了公立学校缺乏编程教学工具的短板,打开了公立进校的大门。

什么样的孩子更适合这样一所学校?

3月25日,青岛耀中国际学校在线咨询会即将开启。青岛耀中国际学校市场招生部经理尹莉将坐客新浪国际学校家长群,线上直面家长,解疑答惑。

值得注意的是,鲍民于2019年年初担任全聚德董事长,与前后两任总经理均出自其控股股东——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首旅集团”)。其中鲍民曾任首旅集团副总经理一职。

次月,全聚德发布公告称,聘任原东来顺总经理周延龙为公司总经理。

入群方式:请添加新浪国际学校小助手3入群

2017年-2018年,全聚德副总经理唐立新、董事王彦民、副总经理徐佳因各种原因陆续申请辞职。

学校的升学情况如何?

如今从纵观整个行业,编程猫由校内、校外、线上、线下业务点搭建成的业务网络早已趋近成熟,而这一网络效应一旦得到更好的流通,编程猫将在当下OMO商业格局中,获得更多的资源利好和效能增长。

此前,在法国医生迪迪埃·拉乌尔特在马赛的拉蒂莫尼医院治愈病人后,声称使用了羟氯喹用于治疗。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羟氯喹这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是能够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一种药物,称自己将把它用于抗新冠病毒治疗。(总台记者 田晓春)

OMO指的是用户在线上和线下的教育场景是融会贯通的,线上、线下的学习数据是打通的,统一沉淀归为机构的大数据,用户可随时根据需求,切换不同的教育场景。这种全场景的OMO教育(Online Merge Offline)是未来的趋势。

适合学龄:11岁-17岁

编程猫还和广东省教育、湖北教育出版社、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等多省市教育出版机构合作出版50余本编程教育教材,其中,编程猫携手广东省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覆盖中小学阶段的《编程教育》教材,成为了国内第一套全学龄段编程教育教材,已于2019年在深圳、佛山、清远三个城市的中小学学校试点后正式通过了审查,不仅填补了编程教育市场的教材空白,也进一步打开了编程猫与公立学校合作市场。

而去年11月,全聚德再次宣布,公司董事、总经理张力因工作变动原因特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一切职务。

编程猫创始人、CEO李天驰表示:校内、校外、线上、线下这些单点业务就像大脑的神经元,大脑很聪明,并不是因为这些神经元很聪明,而是由这神经元连在一起形成了高级智慧,当这些单点业务能够形成网络,发生流动时,品牌将会进一步产生势能。”

事实上,与公立学校的合作选择实则是为编程猫塑造良好的品牌背书,也进一步在家长、学生用户群体中,树立了专业、可靠的品牌形象,进一步扩大了用户接触品牌的渠道,和增加了用户对于品牌的信任度,为编程猫的线上线下获客提供了有力支撑。

另一方面,编程猫在2019年启动了百城千店计划,通过线下合作的方式,编程猫进一步在三四线城市深度下沉,目前,不到一年的时间,编程猫已发展了600多家线下门店,打造出一个强有力的线下合作伙伴“生态”,这个线下生态和编程猫的线上生态相融而成的综合体,从商业效果来看,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学校整体的教学方式是怎样的?

但纵观疫情期间整个“停学不停课”的过程,无论是教育品牌,还是用户,都不难发现,OMO教育转型绝不是把线下教学服务搬运到线上进行这么简单。不少家长、学生也纷纷表示,虽然课程搬到线上,但本质上提供的教育服务并未达到用户期待和满足用户需求。对于品牌方而言,因疫情原因,短期内给品牌确实带来了一定的流量增长,但实质上并没有那么容易转化。

学校的办学理念是否与家庭教育理念能够紧密结合?

5年以来,编程猫作为一家科技教育企业,还一直在利用科技化手段进行教育创新,编程猫由早期的kitten图形化工具,衍生出了图形化和Python代码相互转化的海龟编辑器、移动化编程工具Nemo和3D代码岛等多场景工具矩阵。

2016年7月,全聚德连发多份公告,董事长王志强、总经理邢颖、董事张冬梅、董事会秘书施炳丰等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职。同年8月,全聚德董事张敏申请辞去董事职务。

您现在有很多问题亟待专业人士的解答,为了解决您的择校难题,重磅推出“新浪2020国际学校在线招生咨询会”,咨询会将于2月-5月在线举办,为学校和万千择校家庭搭建线上沟通平台,突破时间和地域限制,在这个特殊时期,宅在家里,我们让招生官与您线上见。

对于今年打算入学以及未来有入学打算的学生来说,应当如何提前准备?

这些科技创新,可以让用户自如地在图形化编程、代码编程、移动端编程、线上教学、线下教学等多种场景下自如切换,这不仅满足了不同用户的多种需求,也进一步拓宽了品牌的用户群体年龄段。

在这次疫情期间,依托于其线上业务的优势,编程猫以公益的性质为线下门店开放共享线上通道,推出了AI双师线下护航计划,以公益的形式为线下门店提供线上教学支持,协助线下门店在疫情期间,继续提供教育服务,大大增强了线下门店的抗风险能力,甚至为编程猫线上、线下进一步打开了获客渠道。

入群家长请注明“青岛耀中”

学校的课程设置是怎样的?

青岛耀中国际学校市场招生部经理

与此同时,作为一家科技教育公司,编程猫还自主研发了AI双师系统,以公益的形式推出“AI双师课堂”培养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征集的100所学校,打造示范基地,在学校满足基本的硬件、网络条件下,开启人工智能辅助线下教学等服务。

2020年,疫情之后,OMO教育转型似乎成了行业的共识。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对线下教育场景造成了打击,让多个教育品牌转型,开始寻求线上线下有效融合的新突破。

与其他教育品牌不同的是,编程猫的线下教育市场,其教育服务也是在编程猫自主研发的少儿编程工具衍生开展,因此,编程猫的线上线下教育服务,虽课程内容有所区别,但核心底层逻辑却相通,可以实现很好的相互转化。

其中,教育巨头新东方利用几天的时间,将原本两三年后规划应用的新东方云教室临时打通,把百万学生从地面转移到线上上课,而在编程行业中,一直致力于发展线下课程的童程童美,也把217家线下校区搬到线上,而“搬家后”的教育服务效果,还有待观察。

全聚德指出,主要经营指标下降是由于公司餐饮收入同比出现下滑,进而带动整体利润水平有所下降。截至2019年末,全聚德财务状况保持稳定,总资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与年初相比变动不大。

相反,区别于大多数教育品牌线下搬运线上的强硬转型,编程猫早已通过5年的布局,摸索出一条由校内、校外、线上、线下业务点搭建成的业务网络,让其在众多教育品牌转型OMO赛道中呈现出“领跑”姿态。

据编程猫透露的一组商业运营数据来看,编程猫在厦门、福州、东莞、佛山、浙江宁波、金华几个单店数量在8个店以上的城市,和其他城市相比,其线上C端转化率更高,线下门店获课也会更加高效,品牌会形成一个整体的势能去打,所带来的网络的效应比单点的业务点效率更高。

直至2019年年初,全聚德再次发布公告称,鲍民担任集团董事长,张力仍为总经理。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About The Author

bevbeverly.com

Related Posts

No image

黎巴嫩大爆炸后贝鲁特半数医院“无法正常运转”

No image

沪指跌09%深成指跌108%电信运营板块逆市领涨

No image

新疆皮山发展多胎红羊产业增收有了新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