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视频集锦

耶鲁大学研究解开压力如何引发炎症之谜

by bevbeverly.com -

耶鲁大学科学家领导的一项新研究解开了一个长期以来的谜团,即尽管许多应激激素实际上抑制了免疫系统,但急性应激似乎会放大炎症性疾病。 该研究揭示了一种特殊的免疫细胞在机体面临系统性压力时由脂肪细胞释放。

几十年来,应激和炎症性疾病之间的联系一直很明确,许多慢性疾病显然是由急性应激期引发成发作的。然而,在这一明确观察的基础上,一直存在着一个无法解释的悖论;面对压力时,身体释放的激素,如皮质醇和肾上腺素,具有明显的免疫抑制作用,但压力似乎仍会刺激炎症。

家校总动员 八方齐努力

因此,这些发现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新型研究途径,不仅适用于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也适用于许多心理健康疾病。当IL-6在小鼠体内被阻断时,动物的躁动迹象明显减少,这表明免疫机制可能在焦虑和抑郁症中发挥作用。

被其中一位作者形容为 “完全出乎意料”的新研究结果显示,IL-6是由棕色脂肪细胞在面对急性压力时分泌的。当我们面对压力时,正是这种免疫机制放大了炎症。而当阻断小鼠大脑和棕色脂肪细胞之间的信号传递时,动物在面对压力情境时不再出现炎症反应。

停课不停学 线上教学忙

6月15日至8月1日,是日本神户中华同文学校复课的第一学期。“疫情当前,首要任务就是保障学生的健康与安全。”张述洲介绍,“我校677名在校生中,49.3%的学生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学。每天上学、放学,我们会为学生做好消毒,并提醒学生随时随地做好防范措施。”

教学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并非易事。网络使用是第一道难关。

意大利中文学校联合总会会长、米兰华侨中文学校校长陈小微表示,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教师和学生们缺乏相关网络授课和学习的经验。由于时间仓促,网络授课初期,遇到了比较多的问题,如使用软件不统一、网络设施差、部分家长不会使用电子设备等,影响了教学进度和质量。

8月18日,日本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正式开始新一学年的课程。张述洲表示,为了补上疫情耽误的课程,学校今年暑假只有两周(8月2日至17日)。9月底的运动会正在筹划当中。

“这次疫情将教育线上化的进程推前了一步。”陈小微表示,未来,“线上+线下”的教育模式可能会长期共存,且随着技术的进步,两种模式的切换也会更加频繁。疫情之后,教育行业的垂直分工将会更加细致明确,教育行业将会更加市场化,更加注重学生的需求。“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并结合区域的实际情况早布局、早谋划,跟上时代步伐。”

IL-6抑制药物已经存在,并已被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Tocilizumab是FDA批准的第一个IL-6抑制剂,已经在作为抗抑郁治疗进行试验。

“小白兔添了柴,把火烧得旺旺的,屋子里渐渐暖和了……”8月17日,在一个微信群里,20多个“正音打卡第60天”的音频陆续上传。逐一点开音频,一段段发音标准度和朗读熟练度不一的中文诵读入耳入心。在稚嫩朴拙的童声里,在略感生涩的发音里,在一字一顿的语调里,孩子们学习中文的认真和热情溢出屏外。

8月4日,蒋忠华回到罗马中华语言学校久违的校园,学习意大利教育部关于9月份开学安全规定的培训内容。

“感谢家乡人民在特殊时期给海外侨胞提供的智力援助,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蒋忠华所说的“智力援助”,主要来自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中国侨联、浙江省侨联、温州市宣传部等部门和机构。“中华公益大课堂、‘亲情中华,为你讲故事’网上夏令营活动、‘同心战疫・瓯越智援――海外侨胞子女云课堂’、第二届华文教育互联网教学研讨会等活动都为我们开展线上教育提供了智力支援。”

后疫情时代,教育行业何去何从?

(责编:李依环、牛镛)

如何让线上教学的效果不逊于线下课堂?华文教育工作者用心探索,积极尝试。

防疫最要紧 复课会有期 

但有一个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答–是什么进化功能解释了为什么压力会引发如此破坏性的免疫系统机制?研究人员发现IL-6在介导低血糖症方面发挥着基本作用。从本质上讲,这有助于让身体为葡萄糖产量的增加做好准备,而葡萄糖是我们“战斗或逃跑 ”反应所必需的燃料。该研究解释说,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这种适应是以提高对后续炎症挑战的死亡率为代价的”。

新研究发表在 《细胞》 杂志上。

“南非的网络条件比较差,严重制约了线上教育的顺利进行和大力推广。”韩芳认为,“网络教育对解决全球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平问题至关重要。希望疫情过后,非洲能大力提升网络基础设施建设。”(记者 贾平凡)

9月,不少国家的学校即将开始新学年。在疫情阴霾的笼罩之下,学校能否如期复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海外侨胞家长和华文教育工作者纷纷表示,办法总比困难多,华文教育我们有信心!

火热的网络课堂背后凝结着海外华文学校和华文教育工作者的无数心血。

疫情在全球暴发后,越来越多海外华校选择将线下教育转移到线上。

“刚开始,很多家长不接受网络课程,没有多少学生来上课。”韩芳和南非的华文教育工作者并没有因此放弃,“我们学校是一所慈善学校,疫情前一堂课平均10几元人民币。疫情发生后,我们开设的网络课程全部免费。为了适应网上授课模式,老师们备课要比平时多付出几倍的努力。每周日下午,老师们会参加教研会议。每天,老师们要按时在线上批改学生作业并给出反馈意见,耐心回复几百条微信。现在,我们开设的网络课程供不应求。“

这是非洲华文教育基金会中文学校组建的“朗诵比赛群”。在另一个班级群里,老师将批改好的作业的照片一一上传。类似的微信群有20多个。每个群有60人左右,包含老师、学生和家长。

“学校将为每一位回归校园的教师安排核酸检测;每个教室按照每名学生间隔1米的距离重新安排桌椅;已准备好口罩、消毒水、洗手液等防疫用品……”蒋忠华表示,学校将根据9月份疫情实际和家长意愿再发布开学具体时间。

在此过程,海外华校也得到国内相关政府部门和华文教育机构的大力支持。

新的研究源于一项全新的实验室观察。从小鼠身上采集血液样本是一个固有的压力过程,研究人员注意到这与白细胞介素-6(IL-6)水平的增加有关。IL-6水平的增加此前一直与自身免疫病症和急性应激有关,但它究竟是如何释放的还没有研究。

随着多国疫情形势缓解,不少海外学校开启复学进程。严格遵守当地政府的防疫规定,成为每个学校的复学“第一课”。

“在临床上,我们都见过让炎症性疾病恶化的超级应激事件,这对我们来说从来没有意义。”该研究的相应作者Andrew Wang解释道。

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学校召开网络教学的安排部署会议,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完成包括设备调试、教师培训、家校协作等工作。当地华人家庭、侨团等都积极配合学校工作,使得转移工作能尽快完成。”陈小微说,学校不仅积极协调多子女家庭中不同年级孩子的上课时间,避免撞课、使用设备冲突等问题,还将软件设备使用方法制作成文件发放给家长。家长们积极配合,为线上教学的顺利开展免去了不少麻烦。

微信群只是该学校线上教学的平台之一。疫情在南非发生后,非洲华文教育基金会中文学校以班级为单位在Zoom平台上开设网络中文课程。“我们的网络课程已经坚持3个多月了,得到越来越多家长的认可和支持。”谈及侨胞子女的中文教育,非洲华文教育基金会主席韩芳言语间满是欣慰,“孩子们的中文课程都没有落下。”

在德国,德国慕尼黑华星艺术团团长唐志红有一个即将读9年级的儿子和一个即将读4年级的女儿。每周六,她的两个孩子会准时守在屏幕前,参加由德国巴伐利亚中文学校开设的网上课程。“一开始,他们对上网课很不适应,但慢慢也习惯了。”唐志红说。

“‘居家防疫’比在校园里工作更忙碌,‘网课教学’让每一位华教者重新出发。”蒋忠华介绍,根据线上教学内容特点,老师们坚持听说读写结合,注重授课内容知识性与趣味性结合,努力增强课堂互动性,吸引学生集中注意力,以期达到真实课堂的效果。为了巩固学习效果,教师们布置多层次线下作业,对学生的每一项作业进行网上批改和反馈。

在日本,神户中华同文学校校长张述洲介绍,停课期间,学校先于当地公立学校,正式投资导入网络教学系统,开设了网课。此外,学校部分学生参加了国内的网上夏令营,部分老师参加了北京华文学院举办的海外华文教师网络教学技能培训等。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About The Author

bevbeverly.com

Related Posts

No image

26人12小时做6000份盒饭这样的数字胜过千言万语

No image

艺恩刘翠萍视频内容付费大盘向好用户付费意愿仍待培养

No image

一位护士的抗疫日记来武汉后我喜欢上了“希望”